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十章 月夜,在壇子嶺上

作者:謝克強|發布時間:08-15 13:38|字數:3013

1

這是最高處了

這是三峽工地最高處了

海拔262.48米

據說這里曾是一個監測點

當一位勘測工程師

站在工地的制高點上

鳥瞰三峽工地

他驟然發現

壇子嶺還是一處

絕妙的觀景臺

沿著一級一級石階

我信步朝壇子嶺上走去

當我登上壇子嶺時

真巧月亮也從天的一角

冉冉升起

在月輝與燈火點綴的

夜的背景里

我倚著欄桿

眺望夜的工地

不見人山人海

不聞萬炮齊鳴

只見一臺一臺推土機

一臺一臺挖掘機

一輛一輛載重卡車

像一只一只細小的蟲兒

在旗幟如風的顫栗中

輕輕地蠕動

而一束束雪亮的電焊弧光

發出宣誓的閃爍

仿佛一尾一尾銀魚

跳躍燈的浪花里

建設,這才是真正的建設

安安穩穩平平靜靜

三峽建設者就是這樣

堅定從容沉著

將峽江抓入鐵的手臂

提上吊車、滑輪

用汗水、智慧和鋼筋水泥

澆筑一道銅墻鐵壁

一個祖國熱切的期待

一個民族振興的保證

遠處峽江在靜靜流過

我的胸中卻波濤洶涌

是呵,多少年了

滔滔東去的長江水呵

白白地流逝

如今一道鋼鐵與水泥的橫江大壩

如一道水上長城

兀立驚濤駭浪之中

是不是可以告慰大禹

新一代的治水人

在一個民族的治水史上

又掀開了新的一章

安靜下來的峽江上

航標燈閃閃爍爍

遙向工地表示親切慰問

那流淌的江水宛如琴弦

加入工地鋼鐵的合唱

這時一聲汽笛

驚散了我的遐思

我看見又一艘大型客船

正從導流明渠逆流而上

不知是不是去尋

神女的夢

2

現在一座巍峨的大壩

橫亙在峽江上

以信念和意志的高度

高過山崖高過云彩

賦予三峽人以偉岸的象征

讓全世界都睜大眼睛

看看英雄的中國人民

在掌握了自己的命運之后

以人類從未有過的

一種大氣派

一種大構思

一種大手筆

顯示改造自然的智慧

以及造福人類的力量

也顯示了一個覺醒的民族

以骨頭的尊嚴

和無敵的意志

巍然屹立東方

奔流的峽江永遠在流

流的是命運

如今橫江而立的大壩

以斷然的方式

將無序的江水攔腰截斷

一時間高峽變矮了

昔日江水盲目澎湃的*

如今有了寄托

為了防患千年一遇的承諾

三峽的建設者們

將憧憬、希冀和心愿

一起在這里澆筑

創造一件中國水利史上

扛鼎之作

瞧那拍擊大壩的朵朵浪花

仿佛一串跳躍的音符

在臨風吟哦

吟唱一曲

壯麗的洪波曲

八年了三千多個日日夜夜

似乎瞬間即逝

但在三斗坪在三峽工地

每一滴咸澀的汗水

或者每一聲急促的哨聲

都在對未來發出呼喚

每一道奮進的車轍

或者每一面揮舞的旗幟

都刻下歷史的進程

至于那些被汗和血浸洗的石子

這不同尋常的淬火

使它們的骨質愈加*

好以最質樸的文字

抒寫人類驚世的杰作

構筑歷史煊赫的經典

譜寫時代矚目的史詩

3

驟然我憶起

那天訪問三峽電廠

高大的廠房里

我看見一位開天車的姑娘

正在吊裝發電機輪

那*的發電機輪

以鋼鐵的詞匯

和詞匯構筑的龐大的立體

讓我讀到了鋼鐵氣派

和充滿陽剛的

金屬之聲

置身偌大的廠房

我驚嘆水輪發電機的宏大

也倍感大壩的偉岸

可以想象

再過一些日子

那些倔犟的桀驁不馴的水

每一片波濤的律動

都將催促發電機輪旋轉

而創造的*

又以旋轉的力

將千萬年間流淌的江水

化作*的電流

源源不斷 流向

祖國的四面八方

此情此景

不禁使我想起那些缺電的日子

那種境遇

也許現在還在發生

驟然間

旋轉的車床突然不轉了

奔馳的電車突然不走了

街兩旁的路燈突然暗了

教室里的電燈突然熄了

家中的電視機突然關了

田頭的抽水機突然不抽水了

一時間

田里干渴的禾苗在喊

路旁失明的路燈在喊

教室求知的眼睛在喊

電——電——電——

車間喑啞的機器在喊

旅途困頓的車輪在喊

中國的現代化在喊

電——電——電——

而電力部門的調度室里

縱然急得大汗淋漓

還是不得不拉閘限電

只因火力發電廠

滿負荷甚至超負荷地運轉

累得有些精疲力竭了

甚至痛苦地*

如今,英雄的三峽人

能不興奮么

他們將三峽大壩壘高

讓滾滾江水跌下

三峽電廠源源涌動的電流

會讓山村黯淡的*

燦亮燦亮地點燃

讓家鄉的民謠

開始乘上工業的翅膀

至于百萬移民千年的夢想

和淚水里的微笑

都已化成歌聲

閃爍在燈光里

是呵有了這資源豐富的江

我們能不敞開胸懷

讓生活借助水的力量

使中國熠熠發光

4

我想起十多年前

我去葛洲壩電廠參觀

在參觀的人群里

我結識了一位老人

一位前國民黨的老兵

當他越過海峽

回到魂牽夢繞的宜昌

回到生他養他的故地

故鄉改天換地的變化

令他睜大驚愕的眼睛

那一刻

暴漲的江水

正在我們頭頂翻騰

透過厚厚的鋼鐵的壩體

依稀可以聽見

有隱隱飄忽的雷聲

*老人的心

他簡直不敢相信

整整一條長江

竟不得不按人的意志

壓在電廠中心控制室里

一塊塊儀表的平面上

簡化成數字與符號

回到夢里的故鄉尋根

算是人生的一件喜事

老人動情地敘了親情

又哽咽著訴起別恨

多少個黑夜與幽暗中

隔著浩淼煙波的海峽眺望

望中秋月圓月缺

望清明風清雨明

又聽一痕淺瘦的海峽之水

一陣陣涌來

又一陣陣遠去的

拍擊心岸的濤聲

那是一縷一縷思鄉之情

更是一種哀傷

一種渴盼

一種背井離鄉日夜煎熬的

不了的悲情

敘了鄉情

訴了別恨

我也更深刻地理解血濃于水

有了更多的了解和理解

心就有了更多的親近

后來我們又結伴

乘船過葛洲壩船閘

就在船與閘眼光相遇的瞬間

忽見兩扇鐵青色的大門

在期待里

無聲地敞開寬闊的胸襟

溯江而上的船

緩緩駛進閘門水榭

水漲水落

載著夢與歌的船

在神話與現實的交匯處

破浪前行

就在那一刻

他朝我伸出了拇指

他說從葛洲壩

我認識了世界的深度

認識了人的創造力

認識了科學技術的偉大

也重新認識了

中國*

如今

不同身份不同經歷的人

不同思想不同信仰的人

不同膚色不同種族的人

當他們登上壇子嶺

俯瞰著三峽工程工地

仿佛看見難以置信的真實

猶如走進了夢境

不知那位當年回鄉祭祖的老兵

如今是否健在

要是他再重返故鄉

登上壇子嶺

再看一看建設的三峽工地

不知又該發出何等的感嘆

5

那是一個徘紅的黎明

我漫步在*路上

霞光里我驀然發現

站在街頭的孫*雕像

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

露出欣慰的笑容

我知道在先生的《建國方略》里

那世紀初縈繞紙上的夢

如今正在三斗坪

變為現實

這是人謀呢

還是天意

面對先生紙上的夢

多少中國人一代一代

開始破譯

我們不會忘記

在戰爭烽火正烈的時候

*鬼子盤踞著宜昌

天上的飛機和地上的*

窺視一川東去的江水

這時一個藍眼睛的水利專家

冒著*鬼子的炮火

來峽江勘測水文

熱情*問長江水利

然而他那還沾著硝煙的

《揚子江三峽初步報告》

和一大堆的問題

卻被國民黨當局束之高閣

(國民黨國民的黨

這時哪還顧得上國民的死活

只好夾著一個黨字

躲在重慶山城里

一邊品味熱辣辣的火鍋

一邊罵著娘希屁

心里卻暗暗盤算著

如何將國庫僅有的一點銀子

撈進自己的口袋)

面對國民黨的無能與腐敗

這位藍眼睛的水利專家

不得不攜著自己的身影

逆長江而去

歷史的法則也許就是這樣

正義真理和人類最美好的理想

不會因著曲折和逆流擱淺

還將迎著勝利遠航

我們也不會忘記

在一個陽光燦爛的春天

峽江,多少詩人吟誦的峽江

又迎來了一位詩人

遙想當年他會當擊水桔子洲頭

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如今這位戎馬半生的詩人

安然站在“江峽”輪的船頭

仰望風光奇絕的山水

怎不思緒如流

詩情如流

一百年

大鼓與銅鐘朝陽與夕照

從孫*到*

一百年

颶風與驟雨驚濤與狂瀾

從*到*

一個世紀行將結束

時間一點一點融入歷史

逝者如斯

而峽江就要流向明天

三斗坪紙上夢里的三斗坪

歷史的筆交給了新一代人

他們將用藍圖旗語燈火

還有鋼筋水泥焊花

以及塔吊卷揚機載重卡車

一起來注釋你

6

這是最高處了

這是三峽工地最高處了

當我走出夢境

站在壇子嶺上

同行的一位詩人問我

壇子嶺是誰埋下的一個壇子

釀了一壇佳釀

一百年血淚窖釀的酒

是歷史還是歲月

獻給三峽建設者的么

我沒有回答他

當我放眼望遠

一個美麗的傳說

正演繹一個美麗的現實

在眼前徐徐展開

我不由想起

那比神女峰還要古老的

不會風化的等待

那比峽江水還要悠長的

生生不息的希望

以及香溪水飄浮的迷夢

大寧河深情的吟唱

青灘泄灘咆哮的惆悵

白帝城感慨的悲愴

中堡島獻身的悲壯

頃刻間在我的潛意識里

涌起詩的潮汐

又自覺或不自覺

以詩人李白的飄逸

和蘇軾的豪放

舉杯邀月

邀月亮來這壇子嶺上

和我一起

眺望

夜的三峽工地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三峽交響曲》,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炒尿素真的很赚钱吗 大地棋牌下载中心 皇家国际注册网址 闲来贵州麻将最新版本 20选5前三直选概率 贵阳闲来麻将 捕鱼王真的能赚钱吗 三多棋牌游戏中心? 大类资产配置包括哪 怎么在网络上赚钱 北京麻将胡牌牌型图解